弱市健身券商加速智能化转型

2020-01-04 dajiu 未知
浏览

2019年末,《证券基金经营机构信息技术管理办法》实施一周年来,多数券商对金融科技、信息技术建设的投入再度升级,相关应用布局也分步推进。而随着5G“脚步渐近”,央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以下简称《规划》)发布,为证券行业持续推动科技赋能业务转型指明了方向。未来,金融科技的应用能力将决定券商潜在的核心竞争能力。

  现状:加大投入寻业务爆发点

  作为证券行业面向客户的前端产品,集合交易、行情、资讯、投顾为一身的券商客户端APP升级迭代速度不断提高,成为券商大力投入金融科技的直观表现。

  易观发布的移动APP相关榜单数据显示,日活数据居前的涨乐财富通、广发证券易淘金、国泰君安君弘等券商APP,2019年1到11月月均更新频次达2次及以上,远超银行类、保险类APP更新频次。

  这些客户端不断加载新技术、新服务的背后是各家券商对于金融科技赛道重视程度、“落子”布局的加码,也是政策环境和技术环境不断发展的大势所趋。

  广发证券首席风险官兼首席信息官辛治运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及,该《规划》的发布阐述了金融科技的重要意义,“也正是在国内外形势、行业发展趋势推动下,促成了证券公司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金融科技战略的拟定”。

  对于中小券商而言,同样面对着宏观环境的变化。“来自国家政策的支持和包括5G在内的技术发展双重助推,金融科技必将继续蓬勃兴起,不断催生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为业务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创新活力。然而科技红利并不会平均分配到每家金融机构的头上,新技术的出现会对现有竞争格局形成冲击,对于行业参与者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国盛证券网络金融部总经理宋达提及,“券商在拟定金融科技战略时会日益重视其作为金融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的地位,坚定地投入并基于自身的业务特征和优势寻找业务爆发点,尤其像国盛这样的中小券商,也致力于助金融科技的投入来追赶市场。”

  西部某中等规模券商相关管理层人士坦言,“此前对于互联网科技战略重视程度还不够,管理层进行了深刻反思,重新战略谋篇,希望在5G到来之际尽快赶上。”

  数据显示,在36家上市券商2019年半年报中,将金融科技、信息技术单独列出并对相关战略进行描述的券商超过八成。同时,继2018年98家券商对信息系统投入130.67亿元、同比增加17%后,2019年上半年,头部券商该项投入较2018年同期再度提高。

  动作:全面“落子” 深化应用

  根据记者对各梯队券商的采访调查发现,在券商普遍加大信息技术投入的背景下,券商各业务条线乃至自身运管方面均迎来了科技的“遍地开花”。

  以2019年申请了8件金融科技专利、占全部券商申请金融科技总数的40%以上、相关专利数排位第一的广发证券为例,为落实科技金融战略,其于2018年制定了数字化转型下的未来三年IT规划方案。2019年,即该规划全方位推进、落地的一年。

  据辛治运介绍,融汇了贝莱德Aladdin、高盛SecDB优点的一体化平台建设已然启动,取名“数字化合规与风控监控体系DCAR”,未来将实现对全集团业务运营风险的实时、连续、穿透式管理。同时,组织架构深化调整,设首席信息官,建立其领导下的信息技术全面统筹规划机制,同时成立创新实验室,推进“敏+稳”双态管理模式完善。此外,上述三年规划中制定的以技术、业务为核心的“N个支柱”体系建设方面,辛治运透露,广发证券已有大量落地成果,“例如区块链技术方面,成立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推动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可信ABS云落地实施,打造第一个由券商自主研发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ABS云平台;AI技术方面,已建成‘能听、会说、会想’的智慧大脑,支撑超过50多个智能化应用场景;数字化技术方面,以IT运营数字化为切入点,以数据中台构建数据资产化与数据运营化能力,探索数字化运营的落地实践。类似成果还有很多,它们均有效支持各大业务开展,提升运营效率”。

  数据显示,在2019年设立首席信息官并建设相关体系的券商超过11家。近年来新设数字化、信息化(包括AI、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5G等技术)相关研究院的券商达两位数,其中涉及大中小券商。这意味着,虽然应用程度和开发节奏不甚相同,但科技在金融机构中集业务、运维到管理的全方位推进是券商2019年的重中之重。

  不过记者发现,证券公司较早布局金融科技的“先行者”和正在加快入场的“后来者”,两者在路径选择上有着极大不同。

  对于较早投入、较多布局的科技应用发展的“先行者”,2019年,集中精力在更全面、更深入的角度做更进一步的技术提升以及样本展示其贯穿全年的主题。“经过多年的积累,通过组织体制的演进、工作模式的变革和技术向业务的渗透,金融科技在华泰证券的各个业务领域中开始生根发芽。2019年公司提出全面推进数字化赋能下的财富管理和机构服务的‘双轮驱动’的核心战略,进一步深化金融科技的应用,大力推进全面数字化运营转型,将科技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对于2018年开始发力,正在加快金融科技布局的国盛证券而言,“目前在基础平台搭建以及赋能前台业务(尤其是经纪业务部分)产出较为明显。”宋达提及,“基础平台方面,通过建设大数据平台,将散落在不同系统的数据,采集到平台进行统一的分布式存储与清洗规整,支持高效数据交换与计算,提升了整体数据治理综合管控能力。赋能部分,则分别以客户需求和员工需求为中心,客户需求方面,将业务逐步线上化、场景化、智能化,自研APP国盛通不仅成为公司经纪业务的拳头产品,一年时间交易客户数增长142%。员工服务上,进行数字信息优化以提升效率,全面激活员工积极性和潜力,突破营销和服务的时空界限。”

  不少小型券商,比如五矿证券、国海证券等也由于在金融科技方面加大投入而获得了实际的用户增长。

  痛点:顶层设计落地难缺乏复合人才

  虽然近年来证券公司正在从参与数量和布局深度上提升金融科技的应用,但从整体来看,证券行业金融科技转型仍然存在缺乏顶层设计或顶层设计因难以摆脱过去分割业务IT外包的系统“割裂”而无法统一落地,又因缺乏复合人才导致外包情况无法尽快改善等客观现状。

  宋达提及,目前券商金融科技转型的挑战首先在于有些券商对金融科技价值定位不明确,仅仅停留在提供系统支持、传统零售业务(通道型业务)线上化、自动化的层面,整体战略布局到战术执行都无法与业务“同呼吸共进退”,同时传统的组织架构、业务分割模式也无法为业务与科技的深度融合提供土壤。

  此外,“券商科技应用同质化严重,行业的创新力量集中在头部券商,尤其是中小券商只能维持基本的科技投入,技术开发依靠外包,对自身平台系统自主掌控能力较弱。而且,由于熟悉业务和技术的复合型人才极度缺失,因此只能从模仿互联网企业开始构建线上平台和应用。”宋达直言行业金融科技转型的痛点。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家券商也着重提到了顶层设计落地难度大、复合人才缺乏的问题。

  “在券商业务转型过程中,应看到金融科技成为助力转型的引擎是可行且见效的,”宋达建言,“券商应瞄准未来中长期发展的大目标,兼顾短中长期投入和产出,科学地进行金融科技中长期发展规划。”

  针对业务条线分割,且信息技术建设长期外包导致各业务线、产品线依赖系统开发商,企业级系统架构规划的顶层设计困难较大的现实,结合广发证券信息技术、金融科技的实践,辛治运提出可通过两方面着手解决。“一方面从联合开发入手,把握后续自主改造可行性,到逐渐提高自主研发比重,合理利用开源技术,打造统一技术架构的系统,逐步加大自主研发的比例,逐步摆脱对系统开发商的不必要依赖。另一方面大力推进分布式、微服务架构。优先建立企业级的消息总线、数据总线,制定统一的系统间报文交换、数据交换的技术规范及基础组件,包装不同厂商、不同产品使其与符合企业级系统架构的其他系统实现互联互通,再进一步对内部存量业务系统进行解耦,形成高内聚、低耦合、轻量化的服务组件,结合容器化、云原生等技术,实现具有弹性伸缩、水平扩容、快速响应需求等特点的分布式、微服务架构。”

  而自主研发和金融科技转型的核心——人才方面,目前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挑战。华泰证券相关人士提到,在人才培养领域,可提供沉浸式、内部人才市场等机制的鼓励,提供了线上线下的系列培训,同时提供科技人员直接面向客户的机会等等,完成专业分割到跨界融合的数字化人才培养。

  “对于券商尤其是中小型券商来说,我们需要突破基础性的共性难题,也更迫切地需要选择突破点寻找适合企业自身特点的金融科技模式。”宋达提及,这也是券商行业立足当下,面对无法均分的科技、政策红利时需要积极把握的未来。